当前位置:首页 >夕阳红 老干部工作活动线上展> 百家谈

扶贫往事话一人

来源:中共哈尔滨市委老干部局 浏览次数:364
扶贫往事话一人
——记哈尔滨海关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刘红承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之间,我离开工作岗位快两年了,尽管赋闲在家,但依旧关心国家大事,每每听到电视广播里传来的脱贫攻坚的好消息,顿感心情振奋,如沐春风。当然,对于脱贫攻坚工作的关注,也缘于我有过一段难忘的扶贫工作经历,说起这段经历,难忘的人和事很多,但最难忘的就是当年派驻在黑龙江省依安县新兴镇安乐村的第一书记刘红承。

      2017年5月,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分配脱贫攻坚任务,指定我单位派出工作队包扶安乐村,这是一个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贫困人口较多贫困村。时间紧,任务重,扶贫人员要尽快到位开展工作。当年组建工作队是采取自愿报名的方式,当时刘红承公出在外,听此消息他第一个报名,也是唯一一个处级干部报名,省里规定工作队要有一名处级干部担任第一书记。试想他要是不报名,还真有点麻烦。他公出回来,就匆匆去了安乐村,第一书记走马上任。
      那时我作为分管领导兼任他们工作队的领队,每个月去一次安乐村,刘红承和他的工作队给我留下了至今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今天回想起来就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扶贫工作队在与安乐村两委的第一次见面会上,刘红承做了一个表态发言,他说:“我们这次来安乐村,就是要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就是让安乐村摘掉贫困村的帽子,说多了没用,看我们的实际行动,虽然时间是两年,但如果脱不了贫,我们就在这再干两年,直至脱贫为止……”。表态简单明了,掷地有声,一诺千斤。让已经见过多个扶贫工作队的村两委委员们似乎又一次看到了希望,但在他们的眼里还是流露出半信半疑的眼神。这些年工作队没少来,但脱贫还是遥遥无期,时间一长,在他们看来脱贫的希望有点渺茫。
      见面会当天,刘红承和两名队员就住在了安乐村为他们预备的办公室里,里间睡觉,外间办公,条件简陋,方便工作,出门就是村子,便于走访村民。
      说干就干,不等不靠。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刘红承走遍了安乐村方圆十五公里的7个自然屯,走访了所有的贫困户,走遍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走遍了村里的每一块田地,把一双新鞋硬是磨破了底。他走村串屯,见门就进,见人就聊。村民说他一点架子也没有,不像省里来的“大干部”,就像前街后屯的老乡一个样,感觉很亲切。第一书记的角色进入很快,村里人对他逐渐有了信任的目光。
      安乐村是出了名的贫困村,全县排名第二,贫困人口511人,占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一,贫困发生率高于全国平均值的14.3%。村里没产业、没副业,大田种植,品种单一。致贫原因多种多样,一时间,重重的困难摆在了工作队面前。  
刘红承又拿出了他在部队养成的不服输的精神,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当着全村人的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帮钱帮物不如帮项目,安乐村脱贫的出路只有一个,就是上项目,用项目来彻底摘掉安乐村贫困的帽子,别无它路……”。

      至此,安乐村一场脱贫攻坚上项目的战役打响了,刘红承冲锋陷阵,跑在了最前面。
      养大鹅是刘红承为安乐村上的第一个扶贫项目。他听说新兴镇要搞众筹养大鹅,认真考察后,认为养大鹅项目周期短,回报快,包养包销,只要把钱投进去,就等秋后分红,当然也有风险,俗话说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但风险可控,事在人为。就因为有风险,村民开始不愿意参加,任你说破嘴,就是不掏钱。说白了就是不认可这个项目,怕赔钱。
      刘红承是一个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干的人,项目可行而且能够挣钱,他就开始苦口婆心挨家挨户的去做思想工作,磨破了嘴,跑断了腿,可一些贫困户就是不买账。当时,时间紧迫,过了养殖期,你就是白送钱给人家也没人要了。关键时刻,刘红承果断决定,用手头有限的扶贫资金为这些贫困户向新兴镇抵押担保,作为风险投资,赚了给贫困户分红,陪了工作队承担。消息传出,村民惊呆了,也乐开了。还有这等好事,不掏钱还分红,工作队是真心为我们着想,一些受感动的村民开始主动参与众筹养鹅。年底,养大鹅的项目大获成功,安乐村获得产业分红26.18万元,实现人均增收1000余元,每个贫困户都拿到了自己的一份分红。养大鹅项目首战告捷,贫困户开始对刘红承刮目相看,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建立“农机+农业+贫困户”的合作社经济实体,是刘红承为安乐村上的第二个大项目。成立农机合作社,村民集资入股,贫困户带地入股,年底结算分红。用集体经济的优势,改变一家一户单一经营方式,让分散的五指,变成拳头。合作社不落一屯,不拉一人,覆盖全村。对此,刘红承大会小会开了若干个,动员解释劝说的话说的不计其数。有了刘书记前面项目的成功,这次的推广,道理讲明了,村民配合度提高了,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纷纷踊跃参加。
      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投入300万资金流转全村贫困户和村民土地的合作社正式开始运作,各项工作有序运转,土地连片作业,大型农机具作用有效发挥,各项工作管理到位,一片繁忙景象。年底,各项分红到手,贫困户的收入超过了以往的自己种地经营。合作社的方式得到了村民的认可,他们又一次把信任的目光投向了刘红承。
      光伏发电是刘红承为安乐村上的第三个大项目。刘红承听说县里来了光伏发电的项目,就紧盯上门,天天找有关部门做工作,找有关领导汇报情况,讲安乐村的贫困,讲贫困户的困难,讲的口干舌燥,讲的人家都烦了。说他这个第一书记真把安乐村当成自己家了,对村里的工作真够上心的。终于,他为安乐村争取来了相当于两个村的光伏发电指标,让6000千瓦光伏基站落户安乐村,每年又增收几十万。村民说:“这可是咱村的小银行,每年都给咱发钱,多亏了刘书记呀,要不上那有这样的好事”。
      在安乐村,村民都把刘红承这个第一书记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和贴心人,家里大事小情都和他说说,有啥困难就找他帮助解决。他也是有求必应,谁求都行,发现哪个贫困户有困难,不用说就找上门去,主动帮助解决。
——为了让贫困户的孩子有书念,他就回单位动员职工捐款了五万元,帮助几户贫困户解决了上不起学的困难,让已经辍学在家的孩子们又重新回到了校园。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更不能穷孩子,他说到也做到了。
——为了解决村民外出就医难的问题,刘红承四处化缘,筹集来了20多万元的医疗设备,把空荡荡的村卫生所武装一新,连B超都配备上了,还把原有的乡村医生送出去进修学习。让村民有个小病小灾的不用出村就可以就诊医治。村民都说托刘书记的福,看病可以不出村了。
——安乐村中心广场没照明设备,晚上漆黑一团,没法开展活动,村民只好呆在家里看电视。刘红承又一次回单位找有关领导帮助解决了一套照明设备,让中心广场亮了起来。从此,广场夜晚灯火通明,村民们在这里跳广场舞、扭大秧歌、走圈散步、锻炼健身,一片欢歌笑语。安乐村从此有了“夜生活”。     
——贫困户王占军的房子参加统一改造,不巧正赶上他在外地住院就医,家中只有体弱多病的老伴在家,材料没有备齐,老两口急的团团转,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刘红承领着工作队把盖房子所需的水泥和沙子给他运进家门,为他家解了燃眉之急。
——安乐村的一户村民得了股动脉血管瘤,医院诊断要放四个支架,如不尽快治疗会有生命危险。治疗费用需要十几万,他拿不出钱来,提出不治了回家等死。是刘红承亲自开车拉着他,去找县里医保局的领导,把报销政策、比例、范围等弄个清清楚楚,让他有了继续治疗的信心。刘红承还亲自为他联系了市里的最好医院,请来最好的医生为他治疗。他出院后逢人就说,刘书记是他的救命恩人。

      ......
      2018年7月,安乐村顺利通过了黑龙江省脱贫验收及第三方评估组考核,实现脱贫。安乐村从此摘掉贫困村的帽子。消息传来,全村沸腾,村民奔走相告,中心广场锣鼓喧天。
那一刻,刘红承的眼睛湿润了,他这个第一书记终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这就是我认识的刘红承,一个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冲锋陷阵,排除万难,勇于担当,一往无前,称职尽责的第一书记!
                    
 

      作者:王珂珊